早上8点。

十指道中医推拿道场。

新柳街上照旧是车水马龙,一大早的,就有不少人赶来排号,整条路又被堵得水泄不通。十指道大门口弯弯曲曲排起了长龙。

大早上的,天挺冷的,很多人都裹得跟个大粽子似的,蜷成一团。还有人甚至自带了马扎凳子就在寒风中坐着。

吃了早饭,李美自告奋勇的要开车送董飞和闻洁上班。她们出门挺早,七点半就出门,结果车行至新柳街就走不动了。四百多米远的路,一步一挪的,生生用了二十多分钟,还没挪到店门口。

到最后,董飞受不了了,闻洁也无法忍受,两人就拉开车门下了车。

看到董飞,路边人就是一阵骚动。

“小董大夫过来了。”

“小董大夫早!”

“小董大夫吃了吗?我这里带的有热腾腾的葛记小笼包,来几个尝尝吧?”

一路挤过来,到处都是笑脸和打招呼的人。

董飞一边点头微笑回应,一边心里暗爽,这就是所谓德高望重的前兆吧?他很享受这样的情形。

十指道还是早上九点开始营业。

但当董飞来到门口进门的时候,排在前面的人强烈要求,希望营业时间提前到早上8点钟,这么冷的天,排在外面滋味儿的确不好受。

董飞答应认真考虑顾客们的呼吁。

进了店,他发现,员工们已经到齐了,正在为开始营业做准备。

但店里的气氛很不一样,有点低沉,不少的技师脸上的表情都带着不安。

秦宇迎了上来,神色凝重小声道:“刚才有七个人跟我打了招呼,说她们不想干了,要离开。”

“胖子,我知道了,咱们先开个小会。”董飞点点头,说道。

营业前的早会就在楼上举行。

红粉跟着大家一块上楼时,脚步沉重,心神不宁,她觉得所有人都在看她,并对着她指指点点。

“忘恩负义!”

“叛徒!”

“不知羞耻!”

那些声音或许是她臆想出来,其实大家都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精神面貌非常的不好。

但红粉受到的精神压力很大。

在原本的长条餐桌周围坐下来,没有人说小话,现场气氛压抑,安静得仿佛空气都凝固住了。

董飞抬眼看看大家,轻轻咳嗽了一声。

就是这一声咳嗽就让红粉及其他六个决意离开的人浑身一震。

红粉想,小董大夫可能已经知道了。

他会怎么处置自己这些人呢?

她并没有跟十指道签署任何的协议,也不曾有过任何限制性的纸面上的东西。按理说,董飞也奈何不了自己等人。

横竖不过撕破了脸吧?

自己这事儿的确是做得很不地道,但做就是做了,没什么可后悔的。

董飞开始说话:“昨天的营业成绩我已经看到了,很不错,营业额达到了近五万元,而我们到今天才不过试营业了9天而已。良好业绩的取得,全仗大家辛苦的付出,大家为自己鼓鼓掌吧!”

闻洁跟秦宇带头,掌声响了起来。

不够热烈。

不过,董飞也没在意,只是笑笑。

“这些天,大家每天的工作时间都长达十二个小时以上,每个人都很努力,都很拼命,我全都看在眼里。”

“请大家放心,我不会让大家只付出,而收不到丰厚的回报,我已经让闻经理着手准备,接下来会跟大家签订完善的劳动协议,以合同的形式保障大家的切身利益,养老统筹、五险一金什么的都会给大家办理,而薪资增长机制、奖励机制、年终奖机制也会尽快的确定下来。我的目标很简单,那就是:让每一个十指道的员工凭借自己的双手给自己挣一个最美好的未来,房子、车子、优渥的生活,那都不是画饼,相信过不了多久,大家就会发现,实现这些其实相当容易。”

董飞不擅长长篇大论。

不过,这些话他不得不说。

他在上面为所有人描述着美好的前景,按照之前的经验,话说到此处,该有掌声了。

可是,却没有。

“小董大夫,那个劳动协议是一次签多长时间?”有人问,该人是名确定要离开的按摩技师。

闻洁看了那人一眼:“这个我来回答,我们的劳动协议完全按照国家法律来签署,有三年期、五年期、十年期三种,大家可以自行选择。”

“那普通的技师每年的收入全部加起来能有多少?”又有人问。

“这要看大家的付出,薪资这块,由底薪、提成和奖金三块构成,做得好的,每年三十万是可以挣得到的。”闻洁答道。

一年赚三十万,这对于普通人来讲,那就是个天文数字,在东河,普通的白领每年也不过能赚个七八万而已。

现场起了一阵的骚动。

“闻经理,没有人会偷奸耍滑的,大家肯定都会好好干的,只是我有个疑问啊,如果人人都干得很好,那岂不是每个人都能赚三十万了吗?咱们现在就有三十五名技师了,那就意味着每年十指道只是员工工资这块就要付出一千多万吗?”又有人提出了质疑。

是红粉。

“一千多万你觉得我付不起吗?”董飞笑了笑。

红粉笑了笑:“小董大夫,咱们不如算笔账吧。就按现在本店有三十五名技师,每个技师都能投入工作算,每个人就算不吃不喝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然后能产生效益一千两百元,这个我没算错吧?”

“没错。”

“那三十五乘以一千两百,最极限的,每天的营收也不过才四万多吧?每年的营收也不过才一千五百多万吧?除了技师,还有其他员工的工资,还有房租,还有税金,还有其他各种运营成本,小董大夫,这样下去,你一年到头不但赚不到钱,还会赔很多钱的吧?”红粉笑了起来。

账人人都会算。

会有人傻到那个程度,赔本赚吆喝吗?

不少人都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计算。

算出来的最终答案当然就是红粉说的那样。

脸带疑惑的人就更多了。

“可是,我们昨天的营收是近五万元,这还是因为有三百个号是免费的,我刚跟大家说过吧?”董飞笑着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