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话筒里,一个机械的女声反反复复说着。

张远万分懊恼,苗支队的手机竟然打不通。

这一定是故意的,张远想。

苗宏志这厮看形势不太妙,然后直接怂了,退缩了,只把自己丢出来扛着,扛不过去了,最后的罪责都是他张远的。

“特么的!”

张远想到这里,差点把手里的电话直接给摔了。

这算怎么回事?让我带人帮你办事儿,我这边顶不住了,你却不管不问,这也太没担待了吧?

算了,老子也不管了,回去直接放人!

张远转身就要回到羁押室,下达放人的命令。

不过,王申进这时候匆匆走了出来,对张远说:“小张,任市长的公子过来了,现在在院子里,找不到地儿,你找个人去接一下。”

“任市长的公子?”张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就是任景华的儿子,任市长一时过不来,让他的儿子来这里看看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也就是说,任公子是他爸的全权代表,这下你明白了吧?”王申进有点不耐烦。

任景华的儿子来能有什么用?张远心里嘀咕。

张远知道,任家在东河的人脉还是十分扎实的,任景华跟不少高官都建立了不错的关系。

这些衙内公子的确有一定的能量,去走个关系办个事情,那一定没问题。但现在的问题是,他张远现在急需要有人给他撑腰,以对抗很可能会赶过来的李副局长!

任景华的儿子在李副局长那里根本不够看吧?就是任市长亲自过来了,也只能双方协商一下,看能否和平解决掉。为了这么件小事,难不成还去斗个你死我活?那不太现实。

张远怎么想都觉得,任景华派自己的儿子过来,八成不过是应付一下而已。

像自己这样的小人物,只不过是一枚小小的棋子,随时都有可能被牺牲掉。

张远不打算再跟郝楠硬顶。

他找了个手下去接任志清,自己则走回到羁押室,对一名手下吩咐道:“去把他们放开,请到我办公室,坐下来谈谈问题的解决方案。”

张远碍于面子,没跟郝楠说话。

他更没有去看王申进的眼色。

尼玛,纵然是棋子,老子也得自己想办法避免成为神仙打架的牺牲品。

张远觉得,自己刚才跟郝楠的一番顶撞,纯粹就是在犯傻,既然知道了那三人背后也有这么硬扎的靠山,那他就该早点转变策略,向郝楠妥协。

郝楠得意一笑,只要答应放人就好,她跟张远又没冤没仇的,纵使派系不同,也可以井水不犯河水。

申雪跟沈冰燕听到张远的话,都是十分的激动。

能这么快就平安离开这里,令她们喜出望外。

张远的手下听了自己老大的吩咐,赶忙去照办。郝楠在东河警界那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不只是因为家世,更因为她是全市警察散打大赛的冠军!

那是出了名的争强斗狠彪悍难缠。

她留在这儿,估计他们这些人都会有危险。

不定什么时候,这女人狂暴起来,一顿皮肉之苦那是难免的。

“不准打开!你们稀里糊涂把我抓过来,又把我铐到这儿,什么交代没有,现在又说放我走,哪有那么便宜的事?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不替我恢复名誉,不惩治真正的凶手,不赔偿我损失,本大爷以后就住这儿不走了。”

董飞一声断喝,制止了想要过来替他打开脚铐手铐的警察。

既然形势已经逆转,自己这边有这么硬的靠山,凭什么自己得吃个哑巴亏?董飞觉得,如果不找补点什么回来,他亏大发了。

张远有点傻眼。

我靠!这还特么是要不依不饶的节奏啊?

自己想息事宁人都不行了。

“谁说要放你走的?我只是让人把你的刑具去掉,至于要不要放你离开,那得等我们调查之后看你们是不是犯了法,再做决定!”张远觉得自己也不能太无底线让步,免得被对方蹬着鼻子上脸。

郝楠眉毛一挑,很是不悦。

怎么着,难不成现在迫于压力放人,还打算以后秋后算账不成?

“张大队,事实很清楚,都摆在这儿,很明显是我的朋友被人欺负,遭人陷害,你哪那么多废话,赶紧给我放人!对了,我还要再加上一条,侵犯我朋友的人不能放过,得抓起来好好审一审,看他们这么肆无忌惮,究竟是想干什么?你如果不照办,后果自负,别怪我没给你机会!”郝楠咄咄逼人。

张远刚才那话也不过是装装面子,给自己一个下台阶而已。却没想到,没人跟他配合,郝楠更是赤果果的对他进行了严厉的威胁。

他犹豫着,一肚子的苦水,正想着是不放低点身段,哀求一下对方,不要让自己这么为难。

就听得一个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盛气凌人,十分的嚣张。

“不能放!”

屋里众人的目光都望过去。

董飞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来了,任大少的声音还是很有特色的,一向张狂跋扈。他瞟了一眼,果然看见,一油头粉面高扬着头,鼻孔冲天的男子当先走了进来,看人的时候,都是俯视的姿态。就好像他是多么牛逼的一个大人物似的。

看得董飞只想发笑。

来者正是任志清。

能打着老爹的旗号来市警局来威风一下,他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今晚谁值班?!怎么放这么多闲杂人等进来!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任志清刚刚进来,又一个威严沉稳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警察们便是一阵的骚动。

“李局长来了。”有人小声地传着话。

原本吊儿郎当的警察顿时都打起了精神,一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出。

这李局长是个很严厉的人,近几年,被他查到,栽到他手里的警察已经不在少数。

张远听到李天伟的声音,悄悄地往后退,退到了一个他认为很隐蔽的角落。反正那牛逼嚯嚯的任大少来了,自己就是躲起来待会伺机悄悄溜走也没什么关系吧?他却是忘了,自己是今晚这起事件的负责人,能脱得了责任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