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唔——”

林奕彤的小嘴已经被堵上。

一个荡气回肠的热吻绵绵不绝,两堆干柴眼见着就要烧成一场大火。

悲剧的是,董飞的手在林奕彤的身上肆意的轻薄之时,她一副任君采撷的娇羞姿态,可当他想要突破最后的底线之时。

林奕彤很坚决地制止了他。

“不行!”

“哦?”

“最起码这里不行!”

“哦,那咱们转战其他地方,开辟新的战场?”董飞看着一脸娇红,气息微微诱`人至极的林奕彤急不可耐地提出这么个建设性的意见。

他也觉得在这酒楼之中的小隔间里干那件事,有点忒没公德心。

还是找个真正僻静无干扰的地方敞开来酣畅淋漓的大干一场更爽利些。

但他这个建议没有被一拍即合。

“开辟你个大头鬼啊!”林奕彤伸指在他额头戳了一下,嗔道,说着,她将身子从他怀里挣了出来,开始整理凌乱的衣服。

扣子一个个地扣上,褪上去的重新被拉下来,一丝不苟的将翘边整理得熨帖整齐,一室春光都被衣服遮挡。

董飞一脸幽怨,两臂虚张,保持着个空空的怀抱,盯着林奕彤看,以此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看见他这个怪样子,整理好衣服的林奕彤,一边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头发,一边娇笑着说道:“咯咯!瞅你那傻样。”

“你就没有不上不下、欲求不满的赶脚?”董飞好奇地问。箭在弦上,眼见着就要射出去了,却不料又被硬生生的收回。

次数多了,非憋出前列腺疾病不可。

“才不会!我对那件事本来就不太感兴趣不行吗?哪像你们男人,整天就知道用下半身思考问题。”林奕彤抚弄着自己的头发,笑道。

“啊?这么美妙的事,你都不感兴趣?”董飞顿时对她生出滔滔敬意。

“女人,都是被动型的,你不知道吗?我的欲`望藏得很深,一般人,根本撩拨不出来的,直到遇见你这个家伙……”林奕彤像是在作出解释,却又像在表扬某人。

“我原来不是一般人?谢谢,谢谢美女的认可,我一定再接再厉戒骄戒躁,继续在非人的大道上大踏步前进!”董飞一脸惊喜,赶忙表明自己的决心。

林奕彤幽幽地叹口气说道:“不胡扯了,董飞,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吗?”

“难道之前我们谈得不够认真?”董飞眨眨眼。

林奕彤苦笑了一下,女人的情绪变化多端,刚还高兴得乐不可支,转眼儿想到了什么难过的事,泪就下来了。

“董飞,这辈子,我不准备再嫁人。”

“啊?”

“不过,作为一个女人,总是需要一个可以暂时依靠的肩膀的,也或者可以说,需要一个聊慰寂寞的男人,你懂吗?”

“我好像懂了,又好像没有懂,奕彤姐不亏是高级知识分子,说句话都这么富有诗情画意,令人费解,佩服佩服!”

董飞心里却是很清楚,林奕彤这是要跟自己摊开来说两人之间未来的关系。

“董飞,我就跟你坦白了吧,我喜欢你,但我不会嫁给你,我只是想分享你一部分的爱,你愿意吗?”

“我希望你,在每周都能抽出一点时间来陪陪我,在我需要男人帮助安慰的时候,能够出现在我面前,平日里给我打个电话,送我一点关怀;我不知道,自己的要求,是不是有点多,或者这只是我单方面的奢望,董飞,你能做到吗?”

听完林奕彤的话,董飞愕然。

他没想到,她能这么直接的跟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

他更没想到,她的要求会如此之低。

林奕彤看看沉默着的董飞,苦笑了一下,又说道:“你放心,我不会缠着你不放的,如果有一天你厌倦了我,你也可以随时离开;而我也绝不会阻拦你,更不会有任何的幽怨情绪。”

这话,让董飞听得肝儿都颤了起来。

她将自己的位置放得太低,太卑微,她只是在乞求一点点的关爱和慰藉,她唯恐影响到他的生活,令他有厌烦的感觉。

唉!最难辜负美人恩呐!

董飞被感动坏了。

他决定煽煽情:“奕彤姐,你放心!我这辈子绝不会辜负你的,你是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我一定会让她活得最快乐最幸福,你若不离,我必不弃!”

“嘤咛——”

林奕彤扑到了董飞的怀里,死命的拥抱他吻他。

董飞感觉到她在流泪,泪水恣肆的流。

“董飞。”

“嗯。”

“我以后就住在金海一品苑那边的房子里,给你一把钥匙,你随时可以过去,我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奕彤姐,知道了。”

“董飞,你觉得我真的很美?”

“是啊,是啊!”某人鸡啄米一样点头,看着美人娇艳欲滴的红唇。

“你喜欢我吗?”

“喜欢。”

“有多喜欢?”

“很,非常,万分,把所有前缀的副词都用到极致的那种喜欢。”

“小嘴真甜,等我老了,头发花白牙齿掉光,丑得不像个样子了,你还喜欢吗?”女人,总是会想得很长远,漫长的一辈子,一眼便从这头看到了那头。

“你不会老的,有我滋润着,奕彤姐即使变成了老太太,那也是个娇艳欲滴的老太太。”

“呸!臭不要脸,就你那么点东西,有那么大的滋润劲儿吗?”

两人就这么相互偎依着,说着绵绵情话,一直到下午三点多,人家酒楼要打烊,他们才结账出来。

将林奕彤送到学校,董飞才回到店里。

新柳街熙熙攘攘,一如往常,路两边停满了各式汽车。在十指道的店门口附近,到处都是走动的人们。

看到董飞回来,店里的病人又是一阵的骚动。

现在的董飞俨然已经是东河市的民间名医,每天都有不少的病人慕名而来。他出去这半天的时光,足足积累了三十多个非要指定了要他看病的病人。

董飞只好辛苦一点,马上投入到工作当中去。

用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将所有病人都打发走。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将近七点钟。

董飞看看楼下,店堂里还是满满都是人,他一阵的头大,看样子今晚还得继续加班到深夜了。

他给林奕彤发了条短信,问她现在在哪里?

林奕彤回短信说,今晚她有两节听力课要上,现在还在学校。

董飞就问,他过去找她,方便不。

林奕彤马上表示了热烈的欢迎,还说,她正在发愁晚上吃什么呢,等他到了,刚好陪她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