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姐笑得这么欢畅,董飞还是第一次见到。

在他们这些按摩技师面前,她可从来没给过什么好脸色。

“咯咯咯!董飞,你瞒得姐好苦!”杏姐张开两臂,挺着两座颤巍巍雄伟山峰,跟个学飞的胖鸭子似的朝董飞扑来。不得不说,这个形容是不贴切的丑化,杏姐属于那种很有些丰腴之美的女人。

甚么意思?

我瞒你什么了?

董飞一阵莫名其妙。

看这架势,她不会是想把我搂在怀里,然后把我活活闷死在她胸前吧?

这女人可真是歹毒哇。

杏姐过于热情,让董飞不由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退后两步,躲开对方的拥抱,两手乱摆,嘴里叫着:“少跟我玩这套糖衣炮弹的把戏,有话离远点说,你,你别过来!”

杏姐本是想给董飞来个大大的拥抱,再送上几个香吻以做奖赏的,见董飞这个样子,就停了下来,跟个刚下了个双黄蛋的母鸡似的“咯咯”笑着嗔道:“姐又不是老虎,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个什么劲儿啊?”

说到“吃”字,她还用舌头舔舔嘴唇,显得十分的浪`荡。

男人们看到她这个动作往往会联想到许多别的内容。

他们俩的交流是在走廊里进行,来来往往的其他技师跟客人都有看到,客人们只是奇怪这对男女在干嘛,而那些技师则十分的震惊,天啊!一向严苛的杏姐居然在跟董飞谈笑风生,我没有看错吧?

就在不久前,董飞还是杏姐杀鸡骇猴的对象呢,大家可都看到了,一整个晚上,他都被放在冷板凳上。

这才过去多大会,两人亲热到这份了就?

董飞的脑子也在快速地转圈,一瞬间他就明白过来,适才给那位美得祸国殃民的女人按摩时,门可是开着的,李秋艳一通极致诱`惑的喊叫吸引了十多号人围观,那些围在门口的富婆们的对话他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却是没想到,这无心插柳之举等于给自己做了个现场直播式的活广告。

杏姐刚才一定也观摩了自己的按摩表演,然后给他的按摩震惊到了吧?估计着他的神乎其神的按摩手法也会让那些富婆心向往之,都争想一试。

富婆们要想指定由哪位按摩技师服务,必定是要找杏姐提出要求的,若是刚才守在门口的女人都一窝蜂的去找杏姐,那杏姐转变对自己的态度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

想到这里,董飞一下子变得淡定起来:“有什么事,杏姐你说。”

杏姐飞了个媚眼给他,饱满的双峰在衣服里又是一阵乱颤,胸前更是露出大片白腻,娇笑着说:“董飞,我告诉你,你要火了!知道吗?刚才有十多个客人指定要让你给她们按摩呢!”

这本是意料之中的事,董飞十分矜持地说:“这个,今晚我累了,不想再接客人了。”他这就是要展开报复了。

麻痹的,让你给我穿小鞋,我也难为一下你!

董飞心里一阵的畅快。

杏姐一怔,呵!这小子还耍起大牌来了。

要是之前他敢这样,她能一巴掌扇死他。

但现在,她虽然心里恨得牙根痒,还是面带春风般微笑,上前抱住了董飞的一条胳膊,在自己胸前高耸上面蹭啊蹭的,一对桃花眼水汪汪的盯着他,将他的胳膊一阵乱晃:“飞弟弟,还在生姐的气啊?以前都是姐不好,你原谅姐行吗?”

她与其说是在讨好董飞,不如说在向未来的钱景献媚。

也不知道这小子突然之间从哪学来的按摩手法,竟然能让女人获得比高`潮还畅美的享受,这对那些富婆是有着致命吸引的,只要她们尝试过一次,就极可能会上瘾,那么,自己这女宾部的有钱客人就会通过这种口碑效应越来越多,效益也会越来越好,她自己的收入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看一眼自己在胸涌波涛里沉沉浮浮的手臂,虽然他很讨厌这个女人,但不得不说,这种触感挺舒服的,由此可见杏姐以前在波`推技巧上没少下苦功。董飞四十五度角仰脸看天:“我是真的很累啊,这套我刚学来的按摩术是很耗费体力的。”

“嘻嘻,弟弟就会胡说,看你现在的样子,龙精虎猛着呢,给你个女人估计你能一直折腾到日头晒屁股,怎么会累?说吧,要怎么样才会原谅姐,姐给你办到就是。”杏姐用身子挤靠了一下董飞,胸前又是荡起一片涟漪,说道。

董飞觉得自己应该见好就收,便提出了自己的条件:“王颖那个肥婆不会再来恶心我了吧?”

他现在最担心的莫过于那个肥婆会不会继续过来纠缠自己。

“放心,会所会帮你摆平的!”杏姐赶忙说道。

“那我还有一点要求:我每晚最多接8名顾客,再多我会拒绝掉。”董飞又说。

一个钟半个小时,8名就是4个小时,晚上8点上班到午夜12点结束,这已经是一名技师所能达到的极限。

东皇一号会所一般都是凌晨12点结束营业的。董飞的这个要求倒也很正常,不会给会所带来什么影响。

而且,杏姐是懂得饥饿营销这原理的,既然打算把董飞包装成手下的头牌,那就必然要将其高高捧起,制订一些规则:提前预约,限定每晚的服务人次等。

董飞自己提出每晚最多不超过8人次,杏姐则打算告诉那些顾客每晚只有4个名额,其余的4个她就可以用来谋取自己的私利。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董飞真的能靠着按摩术大火起来,让那些有钱的女人趋之若鹜。

“行!这个没问题啊!飞弟弟你就是要求姐姐陪睡,姐姐也一定会答应你的!”杏姐很干脆地答,还顺手轻佻地摸了下他的屁股,眼眸中春意流荡。

撩逗之意甚是明显。

“这个要求,我一定不会提的。”董飞将自己的胳膊从杏姐的搂抱中抽出来。

杏姐眉毛一挑:“为什么呢?”

“他们说你身患饥`渴之症,站那吸风坐那吸土对着马路吸吉普,我怕自己英年早逝啊!”董飞噗嗤一笑,说完就跑。

“臭小子,给我抓到了看我不揍死你!敢跟你姐开玩笑!”杏姐佯追了两步,两手叉腰笑骂道。

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里,董飞接待了三位女顾客。

她们的年龄都在四十岁开外,除了各种慢性病外,衰老问题对于她们来说是最严重的一个威胁。

皮肤越来越粗糙、皱纹越来越多、胸部干瘪下垂得厉害、小肚腩越来越厚实等等这些问题是无论穿多么名贵的衣服用多么名贵的化妆品打多么昂贵的美容针都是遮掩不了的。

当董飞告知她们,他可以通过针灸与按摩帮她们解决这些难题的时候,她们是不太相信的,但也会很乐于尝试一把。

董飞下午特意出去到医疗器械商店里转了转买了一套针灸用的针,就是想着要在晚上大发神威。

他的阴阳气劲配合以阴阳十三针法,是可以很好地解决如上那些衰老问题的。

当然,见效不可能都是那种立竿见影式的,经他针过之后,在随后的三五天内,病人就会发现那些衰老症状将被大大改善。

如果说哪种情况见效最快,那肯定是局部减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