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手朝着那鬼火闪闪的画面一挥,一阵阴风掠过,那画面便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客厅的电话骤然“叮铃铃”响起。

王申进看了刘千红一眼。

刘千红一挥手:“你去接吧!”

王申进哆嗦着过去接了。打来电话的却是一名交警,告诉王申进说,他家的佣人李晓玉出了车祸,驾驶着一辆小型工具车正在路上行驶的时候,很骤然的猛一转向,开着车子与一辆公交车相撞。

李晓玉当场死亡。

“知道了,我让人去处理。”

王申进放下电话,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

“是不是那个小蹄子死了?”刘千红漫不经心的问。她的眼眸弥漫过如血赤色,两缕血光从她眼中射出,正迎着一个飘飘荡荡飘浮而来的魂魄。

却依稀正是小女仆李晓玉的模样。

“是,是的,老板。”假的王申进擦着额头冷汗唯唯诺诺说道,他现在连看都不敢看眼前这个妖媚女人。

刘千红伸手一抓。

将李晓玉的灵魂抓了过来,从她高耸的胸口处钻出个虚无的狰狞恶鬼,张开大嘴,发出无声的嚎叫,血盆大口中馋涎滴答。

刘千红随手将李晓玉的魂魄往这恶鬼张开的大嘴里一丢。

李晓玉的魂魄厉声惨呼。

被那恶鬼生吞活剥地吃了下去。

然后,那鬼打个饱嗝,意犹未尽的缩了回去。

这一切的发生,王申进是看不到的,也是听不到的,但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操控着他的生命,她若是让他死,他就活不了。

所以,他不敢对她生出半点背叛的念头。

“你心疼了?”刘千红戏谑地看着惶恐不安的男人,问。

“不,不敢,谁叫她冒犯了老板的,死了,了也是活该!”王申进结结巴巴的拍着马屁。

“好了,你去忙吧。”

刘千红摆手让王申进离开。

她慵懒地躺在沙发上,却开始思索。这个董飞,难道是某个修道正派的门人?

不过,刘千红也已看出,董飞虽有法力在身,但并不懂如何运用,更不会任何的仙家法术。

如果不是,他体内的那种法力又从何而来?

一想到自己饲养多年的一个二级鬼兵就那么被董飞灭掉,她的心都在滴血。

他不仅灭掉了自己最得力的鬼兵,还几乎让她走火入魔。

刘千红对他,可谓恨之入骨。

如果能够将董飞杀死,她是不介意将他的魂魄祭炼成鬼兵的。一个有着道门修炼基础的小子的魂魄想必也会给她带来不小的惊喜吧?

此刻,在十指道,董飞的诊室里。

钱静兰终于缓过来点劲儿,在沙发上重新坐好。

一连数天被鬼上身,这让她的身体元气被大大削弱,如果不是董飞用阴阳气劲涤荡了她身体经脉之中的淫邪之气,并重新调和了下她的身体,恐怕钱静兰得卧床休息很长时间,也不一定能恢复如初。

原来多干练优雅精致漂亮的一个熟`女姐姐啊,现在简直快被折磨得没个人样子了。

董飞心里叹息着。

他让闻洁带钱静兰去员工宿舍洗个澡换身衣服,顺便的吃个饭。

他自己则有点替钱静兰发愁。

毋庸置疑,陷害钱静兰的肯定不是别人,就是她前夫,那个人渣王申进。

忒特么的的不是玩意了,已经把钱静兰手里的股份用那么低的价格给掠夺了去,现在竟然还要连人也要害死。

这尼玛就太过分了。

作为钱静兰的朋友,董飞觉得自己有责任为她出头。

但叫他没底的是,那个帮着王申进害钱静兰的人,应该是个邪道高人,居然能驱使鬼祟之物。

这已经超出了董飞的认知范围。

这次他能有惊无险的将附在钱静兰身上的厉鬼干掉,但下一次呢?他可没那么多时间,时时刻刻的贴身保护钱静兰。

所以,思来想去的,董飞觉得,自己得主动出击。

今晚不如就前去拜访一下王申进,再狠狠的给他一个教训,嗯,顺便的把他老二捏在手里,让他投鼠忌器,不敢再生出害钱静兰的心。

在解决掉这个大威胁之前,还是让钱静兰先留在自己身边好了。

下午一点多点,闻洁带着钱静兰再次回到十指道。

洗过澡,换过衣服,钱静兰的状况好了许多。只是在她眼眸深处还残留着恐惧的痕迹。

“谢谢你,董飞,这次要不是你,姐可能就没命了。”钱静兰连声道谢。

“钱姐,太客气了,咱们可是朋友,帮帮你也是应该的。”董飞摆摆手,又问,“今后有什么打算?”

“能有什么打算呢。”钱静兰一脸迷茫。

“只能走一步说一步了吧。”她叹息着。

“不如先留在我这里,也好有个照应。”董飞说道。

“怎么好再打扰你。”钱静兰说着,董飞却从她眼中看出她对这个提议很感兴趣。

“没什么打扰的,你就先在店里帮忙,晚上则在我们员工宿舍凑合住着,就这么说定了。”董飞替她做了决定。

“好吧。”

下午,董飞再次忙忙碌碌的接诊病号,不过,他将下午的接诊数量限定在了五十个之内。

他打算着忙完了之后,就去街上转转,买点作符的材料回来,自己试着画画符。

符箓之术早存在于他记忆之中。

但之前他从未有过尝试画符的打算。

一则,他是个无神论者,认为画符不过是装神弄鬼,没什么作用。

二则,他也没有画符的紧迫感。

而现在,恶鬼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差点将自己的朋友害死,自己也几乎遭了池鱼之殃。

可以说,董飞的信仰被颠覆了。

他有了危机感。

自己一个人如何保护自己的这些朋友不受鬼祟之物的伤害呢?那就只有画符,将自己画出来的符箓送给他们。

接待完下午的病人,董飞便跟闻洁他们交待了一下,驱车前往位于东河市南郊的古玩城。

那里有不少经营文房四宝的老店。

董飞没想到的是,在他的身后,跟着一辆黑色的帕萨特,开车的是个妖冶绝美的女人,女人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一直不紧不慢跟在他车子的后面。